斯巴鲁葫芦皮

你想说什么

从初中就喜欢的一个男孩子
我现在都还喜欢他
高瘦,白净,眉眼跟被稀释的墨水一样,有点淡的莫名其妙,我猜他是那种体毛稀疏的人吧
手很好看,字也很独特,说不上太漂亮,但自有其味道,有每句写完右下角点一个点的明显小习惯
不过呢,点多了就看上去很潦草,他的作业我抄起来很费劲
没见他穿过白衬衣,不过天蓝色的校服他穿着很好看,夏天长到遮住屁股没有一点设计感的的白短袖他穿着也很好看。
我讨厌女生校服领口上粉色的滚边,看男同学的黑滚边很羡慕,但一样的黑滚边,还是他的最好看
可是我也没有那么喜欢他 如果普通的喜欢是十分的话,我喜欢他也只有六分,刚及格而已
我喜欢他的长相,喜欢他跟用汗臭脚臭还有其他无法描述的气味来宣扬男人味的男生不一样的干净利落,喜欢他走起路来直得晃眼的脊背,喜欢他直愣愣到有点呆的性格,喜欢他不食人间烟火似的那股仙气,我从没见过他吃辣条,没见过他翻漫画,他也不在夏天露出肚子扇风,甚至连流汗都很少见 我一直觉得他就像个老年人,没有十三四岁该有的疯劲活力,活得规规矩矩按部就班,而且认真的过分,学习刻苦努力,却没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老师对他很放心,成绩很好很稳定,像个普通的好学生
但他的字很有棱角,撇捺都带着利锋,像他骨节分明的手,也像他直得冒傻气的性子,没想到他还有这一面的我直观感受到“字如其人”的涵义
其实我跟他的交际很少,在初二寒假之前也没有特别注意过,这个奇怪的时间点也不过是我唯一印象深刻,勉强能称为开始的小事件
初二寒假最后几天,因为家近被班主任叫来打扫卫生,扫地时无意间发现不过一个寒假没见的他有很大的变化,我个子很高,男生超过我的也只有少数几个大块头,突然发现他整整高了我半个脑袋,我还以为他穿了增高,傻不拉几的去问,结果他笑笑说没有穿增高,是最近一下子窜上去的
现在非常后悔当时去问人家难道是穿了增高的傻逼行为

还有什么事呢? 我在最喜欢他的时候正好跟他在一个小组,他坐在我前面,受韩寒荼毒的我曾兴致勃勃硬塞给他一本《青春》抱着某种说不清的小心思,我想迫切的了解他,也希望他能了解我,不过他话少,不关心八卦不关心电影电视剧更不关心明星,跟他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说话聊天也是语死早,也许我是想通过一本都看过的书来叩响交流的大门什么的吧
过了几天他把书还给我,说的话我不大记得,大概是他没怎么看,对这种题材也不感兴趣之类的话,总之是有些打击到我,我也深深体会到他跟我不是一路人也没有什么交集的可能
还有什么呢,有一次不知道我问了什么,他很认真的回答我,他认为学习不是为了考大学考文凭什么的,学习就是学习,他想把学习当做一种享受去经历
因为他这番话有装逼之嫌,我也在被父母强行塞过来的心灵鸡汤中看过与其观点重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的文章,尚且正值中二期,我对他的这种不知是真是假为学而学的言论不说嗤之以鼻,也会对现实生活中是否真有这种清新脱俗之辈持保留态度

再之后,再之后就没有了,我只记得有次家长会妈妈跟他家长正好坐在一起,回来后妈妈问我他的学习情况,说他爸爸很担心他的睡眠不足,每天学到三四点
我恍然大悟,班主任那段时间经常提醒不要学习太晚的人是真的有对象的,像我这种每天晃时间到十点才开始写作业,只凭一些小聪明保证成绩说得过去的人自然是无法理解的

这次是真的没有后来了,他不是我喜欢的唯一的男孩,但是他是我最愿意当做初恋来诉说的人,我甚至希望自己的青春只喜欢过他一个人,干干净净的男孩子,刚刚及格的喜欢。没有想到,到头来最淡最平静的喜欢,会是我青春年少中最幸运,也是唯一值得开口说几句的初恋

昨天高考出成绩了,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不知道他会考的怎么样

天道酬勤,功不唐捐,希望他的努力辛苦得到回报,如他所愿去追求创造他的世界,万事顺遂,平安喜乐

当然私心抱着一点小希望,如果多年之后的一次擦肩而过,我能猛然间认出他来,只凭他那份始终如一,不曾失去的少年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