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鲁葫芦皮

你想说什么

[卜岳]勇气不是梁静茹给我的

    今天是表白后的第十三天。

    这点意识在卜凡费力睁开眼睛前就蹦出来,一晚上在梦里折腾不够,仿佛还卯足了纠缠卜凡一辈子的无限活力。

    趿拉着拖鞋挪向洗手间,半路上被绊一跤,低头一看是灵超的零食箱,卜凡瞬间清醒大半,同时横生一股怒气“灵超!”

    洗手间探出一颗小脑袋“咋啦凡哥?”“你——”卜凡突然记起昨晚睡不着翻来覆去,小孩从床上爬下来,没一会哒哒哒回来往自己嘴里塞了两块奶糖,箱子是因为这个没收回去。“什么?”灵超含着牙刷,大眼睛盯着他凡哥,“那,那啥,天天吃那么多糖,你……你好好刷牙!”灵超哦了一声,缩回洗手间。 大清早就这么大火,卜凡啊卜凡,罪过啊罪过,心虚的拿起箱子放到小孩床边,自我谴责真是越活越幼稚,还要跟这么体贴人的小弟发脾气,卜凡你还是人吗?

    坐地铁经常被要求查身份证的一米九青岛大汉很容易被误解为性格不好脾气火爆,但其实梦想是做一个好公民的他,除了游戏ID叫良好公民,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很少发脾气的类型。拥有辣屋按的屁四的心的卜凡,在承受清醒心神不宁做梦精疲力尽的双重冲击和情绪不受控制的易燃易爆炸状态下终于不得不承认,逃避可耻,还没用。

     bold和brave这对近义词他更喜欢前者,和ball的形似让卜凡在心中给它赋予了层“有种”的引申义,无论有种还是勇敢,卜凡能拍着胸脯说自己绝对做到。有句故作深沉,不知出自哪本厕所读物的话“人生第一次表白需要的勇气是从出生时大哭的瞬间算起,而在这之后,你的余生将无所畏惧。”某位怒而透露姓名的卜先生亲身试验后认为其不仅深沉做作,还完完全全是句屁话,他只想实名举报欺骗读者的无良厕所文学写手。

向岳明辉表白可以挤进卜凡人生有种事迹榜前三,也就比进入坤音做练习生,改变人生轨迹容易那么一丢丢吧。而现实回报钢铁真爷们的方式不是祝他余生无所畏惧也就算了,但让他直接陷入人生没怎么遭受过的煎熬困境也太说不过去,卜凡想哭哭不出来。

    十二天半的精神折磨远无止境,状态不佳甚至影响到了练习,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卜凡鼓励自己好歹也是那句脑残屁话里耗尽二十一年的勇气表过白的人了,还有什么他不敢……除了将近半个月不敢和老岳单独相处两分钟以上,不敢一次说话超过十句,一直躲着他不愿面对拒绝以外,这世上还有什么他不敢的呢?卜凡打住念头,不要说面对拒绝,哪怕想一小下这个可能性,他心口就又堵又涩,压的他喘不过气。

   卜凡斟酌再三,在体贴懂事但喊他表白对象妈妈的未成年小弟和头脑过分灵活,遇事较为成熟,拥有牙尖嘴利专业证书,爱埋汰人不说还是和老岳同床共枕的潜在情敌木子洋之间艰难抉择,不能向未成年灌输不良信息 埋下早恋祸根的良知让卜凡别无选择,他决定今晚冒着让老岳意识到怎么回事的风险冲去卧室把木子洋强行掳走。

    不幸中的小幸运,声乐老师下午有事来不了,公司给他们放了假,灵超发现忘了文化课时间调整,明天老师就来检查他学习情况,火烧屁股的小孩只能搬岳岳妈妈出来帮他突击进度,卜凡趁机以去超市买零食的理由把只想与沙发共存亡的木子洋千哄万骗弄出门。

    卜凡一路上心事重重考虑怎么开口,在超市也只拿了几包老岳喜欢吃的,答应给木子洋付百分之六十五的钱才请动他老人家出山,木子洋嘚瑟这样才能有机会展示他的数学水平也没有回怼,只闷闷的嗯了一声。自我鼓励的作用有限,卜凡只坚持到把知心哥哥哄进超市就泄了气,他不知道怎么开口。

     临阵退缩准备回家闷头睡一觉再做打算,木子洋却在炸鸡店门后叫住卜凡“凡子你洋哥有点饿了,咱们吃点东西吧。”

    卜凡没什么胃口,炸鸡上来后木子洋边吃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聊天,就索性关了游戏闲扯,但心里苦闷的不行。傻盯着木子洋慢条斯理啃鸡腿皮,卜凡慢慢回过神来,不是一家人,不进坤音门,要说他们四个有什么相同特点,首先绝对是吃的靠抢,尤其是饿的时候。同为北服学生,卜凡对木子洋的饮食态度非常了解,他洋哥要么干脆不吃,要么风卷残云迅速解决战斗,吃饭速度堪比特种兵,除非他病的不行,不然一点一点往嘴里塞东西不是他的风格。卜凡同学这下福至心灵,木子洋应该是看出自己找他有事了,“洋哥……”
“嗯?你说。”
“内什么,我有一个事……想找你谈谈。”
“行啊”木子洋懒懒的靠在椅背上,“说吧,啥事?”
“……”
“……”
“……”
“……”
“…”
“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卜凡赶紧开口“说说说,就是……”
    木子洋作势要站起来。
“我喜欢上一个人!还跟他表白了!”卜凡心一横。
    木子洋坐下来“对方拒绝了啊?”
“啊?也没有……我不知道算不算拒绝,就,十几天了没什么反应。”
“谁呀?我认识吗?”
“认是认识,就是……”

    长久的沉默。

    看卜凡一张俊脸拧巴成个老苦瓜,确定他不是耍人,木子洋多了些耐心“行吧,既然是我认识的人,你又不好意思张口,那我来猜猜”卜凡盯着桌面不说话。

“你最近确实挺反常,心情一直不好,情绪也不高,训练走神,吃饭也老发呆”木子洋带着点数落的语气“今天一大早你喊小弟可大声,都把我吓醒了”卜凡头埋的更低。

“反应也变迟钝不少,突然就不怎么说话,动不动傻不拉叽的发呆想心事,我以为你是想家了,可给家里打完电话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起伏” 木子洋啃完一根鸡腿,“行为相当诡异,上课最后才会进来,吃饭第一个吃完就跑,比我吃得还快,还有回家老是最后一个,原来是有喜欢的人了啊,难怪你魂不守舍的。”卜凡开始盯地板了。

    木子洋继续说“我本来想猜你是不是喜欢上711新来的那个姑娘了,可刚才结账你啥反应也没有,所以直接排除。咱们共同认识的女性加上做饭阿姨一个手也数的清,灵超文化课老师结婚了,爽姐有男朋友,我看给你十个胆子也不会丧心病狂到喜欢秦老板。”

    卜凡吓得连连摆手“打死我也不敢啊。”木子洋凉凉地补上一句“做饭阿姨你就别想了,人家孙子都出生了。” “现在女性对象不够猜,你也没有告诉我对方性别,”卜凡抬起头,木子洋顿一顿“so……我猜的范围就得更大,你说给对方表白了,所以不是我。”一边贱贱的在胸口画十字,卜凡瞪他一眼。

“小弟未成年,你要是对他有什么心思……”木子洋斜眼瞪着他“我就把你东方不败了。”卜凡抖了一下,没顾得上感叹木子洋惊人的修辞能力。

“还有老岳,博文,帅哥,门房大爷,卖饼大叔,快递小哥,还有那个送过几次外卖还有点帅的小哥”木子洋掰着指头数“不过兔子不吃窝边……”

“是岳明辉。”
“啊?”
“我说,我喜欢的人……是岳明辉。”这是卜凡第一次完整地说出这句话,也是少有的不是岳岳老岳哥哥的喊,而是真正地叫他大名,岳明辉。

TBC……ish
应该被投诉的厕所文学写手是我本人
Bold梗是瞎想的
爽姐男朋友我编的,跟做饭阿姨有孙子一样不确定
不要相信我会更,没有大纲的垃圾续写只有3%的可能性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