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鲁葫芦皮

你想说什么

大宝的非官方报告(试写2.0)


当时心里委屈,况且的确是我迟到了不占理,除了说对不起之外不知所措,第一次见面就被骂不会做人这个情况我是真没做过预案啊!傻愣愣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结果这位秦科长厉害了,骂人稳准狠,做事狠准稳。骂完就完,丝毫不拖泥带水,真是不浪费一点时间,直接下一个议案提上来,问旁边的“四年老二”林队长为什么来的是个女的。

还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就被林队长以审视的眼神打量一遍,得出一句,“我也以为是男的,但,的确是个姑娘。”现在想起来当时那情形我就呵呵了,Hello?还需要打量?很难看出来我是个女的吗?  

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秦神龙接下来的“今天这活女的干不了”给彻底惹毛。质疑我不会做人,可以,是我的错,但什么都没干,直接一口性别歧视的大锅扣过来,我可不认,本着“巾帼不让须眉”的个人宗旨,从小到大所有的事情只有我自己能不能,没有我作为女的如何如何,干上法医这个专业所受的一切白眼和不理解我都忍了,结果现在居然被同行业的人看不起,心里那个气啊,就直接不客气的质问传奇人物秦科长,什么事是男的能干女的不能干的(真想给当时的我点666个赞!)
虽然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点出人意料,但不管是为了做好事留了名但被骂做人有问题的自己出口气,还是为了广大女性同胞争口气,话既然撂在那儿了就没法收回来,腰杆子挺得直直的走向泔水桶(那瞬间的我,两米八),一阵恶臭逼得我连偷偷憋着准备趁没人哭一下的眼泪都熏干了。嗅觉又比别人发达,痛苦直接double。
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臭也要臭得骄傲,臭得自豪。

这期间秦大科长仍在怼我,旁边的林队长也帮腔,你还是那个一见面叫我小姑娘的人民公仆吗?作为四年老二,你不应该按套路走,跟抢走你男神头衔的秦科长处处不对付吗?为什么我不但没看到修罗场,还感觉到了你们老搭档般的默契熟悉?

之后的解剖寻尸分析破案都在工作日志里,我的私人日志就不再说一遍了。

第一天上司对我的印象很不好,我对高岭之花的印象也不是太完美,不过后续工作没有什么大问题,而且秦科长的确非浪得虚名,工作态度能力都是值得人佩服的,做软组织分离这种高难度的工作,几个小时一动不动,特别厉害。

但不适合跟人打交道的性格也是名副其实,传言已将他美化了不少,活这么大还真没见过这么奇葩这么龟毛的人!在我之前的几位据说都是被气跑的,之前还不信,笑话他们玻璃心,现在才知道是自己太naive。
秦科长是真的不好伺候,脾气跟名声一样的大,叫了我三天迟到的不说,这三天之内基本没给人一个好脸色,不怼你都是他的仁慈,一起解剖嫌我碍事,居然以我的呼吸声太重打扰到他工作的破理由把我从解剖室里赶出来!难怪法医科人丁稀少,谁受得了这种上司?

被赶出来没地去只好去刑警大队串门,问了不少人我的呼吸声是不是很重打扰到人,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对啊,这才是正常人嘛,谁会在意呼吸声啊?

但当我问到林队长时,他居然告诉我有一点?有一点!还没等我说什么,他就继续讲:“哎呀秦明这个人就是这样,忍忍就好了。”嚯! 看来这位林队长是过来人啊,我还没说怎么回事呢就知道怎么回我,林队长,厉害了,佩服。在这短短的谈话中,我满肚子的抱怨就跟泄了气似的突然变得毫无意义,原本想一吐为快的吐槽也因为他的话,变成我在斤斤计较一样没有什么说出口的必要。

林队长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难道两人不是竞争对手修罗场模式,而是多年好基友相熟相知style?

话来也奇怪,就我短短三天的观察,秦科长的确如下水道里林队长说得那样不爱说话,除了林队长说三句他搭理一句外,他基本不和人说话。

刑警队里的人报告工作时林队长就在旁边,所以队里的人不用和秦科长说话;秦科长发现新情况也不需要找人喊林队长,因为林队长也在旁边;跟当事人沟通了解情况秦科长也不需要张嘴,因为林队长也……等等,他怎么老在旁边? 刚才说到秦科长不搭理人,那这三天一直搭理我跟我说话的是……林队长?

突然觉得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问题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