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鲁葫芦皮

你想说什么

大宝的非官方报告(对自己没信心,仍然试写3.0)

5月17日      星期五
无头尸案昨天终于告破,今天做了一天的汇报工作,刚刚把报告全部上交,想想马上就可以过一个轻松愉快的周末,心情大好。

这一周几乎围着这无头尸案走,每一天辛苦又充实,新生活慢慢走上了正轨,累点苦点也没什么,吃嘛嘛香,沾枕头就着的也挺好的嘿嘿嘿。

跟秦明也熟悉了不少,他好像并不在乎下属怎么喊他,再说他一个光杆司令手底下就我一个小兵,每天上班只会面对两个喘气的生物,身为马仔的我和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在法医科晃悠的刑警队队长林涛。而且秦明又比较年轻,所以短短两周我就跟着林涛开始没大没小喊秦明,他也没有计较。 再也不用秦科长秦科长地喊,自己每天被他怼之后也不用再做大量心理建设,反而好像变成了一种自尊心勉强接受的“朋友”式的嫌弃。可以这么说,秦明仍然在发挥着正常的怼人水平,不一样的只是我的心态越来越好,意志力越来越顽强。从上一周他怼我一句,我一个小时气顺不上来,到今天他怼我三句我头都不抬的强硬态度来看,我的成长是飞速的,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说得就是我这样的人吧。

在下水道凭着嗅觉找到骨盆的事情秦明好像挺满意,虽然人形警犬的名称不太能让人乐意接受,还是个平常没事就是用来闻苹果娱乐一下大众的形象,但是能被秦明欣赏,我的日子没准就能好过点。

相比难伺候的上司,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可以看到的林大队长就比较好玩了。秦明一旦傲娇病犯起来,不允许他的五米范围之内有活物存在时,我只能溜达到刑警队找事做,之前在痕检跟刑警队没啥直接接触,整个队基本都是生面孔,初来乍到的,主要唠嗑对象也就只有老往法医科跑所以看起来有点闲的林涛林队长,通过这几天的工(唠)作(闲)交(嗑)流,我发现林涛这个人脾气出乎意料的非常好,相处时完全看不出来这人是个刑警,作为队长没什么架子,也没有那种凌厉的杀气,反而乐呵呵的跟哈士奇一样,在秦明身边这种哈士奇气质尤甚。

唠嗑的中心话题总是围绕着我们俩共同的“大佬”秦明,我的上司,他的……不知道算什么,虽然林涛是刑警队队长,但他和秦明的相处模式好像和我没什么不同,都是自作多情地单方面交流,大佬偶尔搭理你一下。不过林涛比我的待遇好点,他说三句话秦明会回一句,我说十句话大佬想不搭理我就不搭理,所以我认为我们身份是一样的,都是秦明大佬手下的苦逼马仔,就是他比我级别高那么一丢丢。

马仔见马仔,两眼泪汪汪,我本想跟同为难搞大佬手下的林涛来个一见如故,然后同仇敌忾统一战线,最后一致对佬。但是机智如我,发现林马仔这个人有点奇怪,活在秦明大佬的淫威下非但没有苦不堪言抱怨连天,相反,他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乐在其中?

作为唯二跟秦明有交流的活物,我在他面前抱怨秦明的难搞奇葩时,却没有得到过他一句同命相怜表示理解的安慰话语,反而听到的是他给秦明变态性格的各种辩护,比如“秦明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忍一忍就好了”,“秦明这个人是有一点变态的,习惯了就没事了”这样那样的劝我忍劝我习惯的话,拜托,我吐槽秦明,就是想找个跟我有一样遭遇的人跟我一起吐槽,谁要向你学习如何忍受秦明三百招了?我是看不懂这个人了,难道他有受虐倾向?写到这里我鼠躯一震,赶紧打消脑内我俩义结金兰,揭竿起义,共同推翻秦大佬霸权统治的想法,罪过啊罪过,我什么都没想过。

放弃跟这个护佬狂魔的称职马仔吐槽秦明之后,我还确实得到了一些干货,也明白了为什么林涛能跟秦明那种奇葩做朋友。林涛说他和秦明从小就认识,小时候的秦明就很聪明,我问他是不是秦明生下来就是这样古怪的性格,林涛说不是,小时候秦明挺开朗的,后来家里发生了变故,他很久没有见过秦明。至于是什么变故,林涛不愿多说,我也就没有多问,毕竟是人家的隐私。

林涛说他在高中的时候又碰到了秦明,两个人做了三年高中同学,虽然他的原话是“秦明不爱和人说话,老是独来独往,我和他是发小,自然要照顾他,我这么热心善良,一直给秦明亲切的关怀和温暖的友谊,相处一段时间就熟悉了” ,但是根据我对两人的了解,实际情况应该是:林涛死皮赖脸缠着秦明,烈女怕缠郎(感觉不太对劲但就是这个意思),秦明最后被他的厚脸皮打败,不跟他计较,林涛单方面的热情得以维系这段友谊。就像那句话“你我本无缘分,全靠你在死撑”,现实情况绝对是这样没跑了哈哈哈。

林涛说秦明成绩好,有目标,高考第一志愿就报了法医,他当时没有什么想法,秦明想做法医,他就跟着报了法医专业,结果被秦明用一份大型犯罪刑事案件法医报告里的照片吓得改了志愿,家里人想让林涛当JC,他觉得也没什么不好,就报了跟秦明志愿上的大学同城的警校。更惊喜的是两个学院离得特别近,怕秦明在新学校不习惯,他就经常跑去找秦明。秦明所在的医学院的食堂出了名的好吃,作为一个外校生,林涛却天天跑去人家的食堂蹭饭吃,同校生都没他跑的频繁,大学四年他连自己学校的食堂都没怎么认清楚。只要没训练,在学校就别想找到林涛,他的舍友一度以为林涛有个情深意笃的医学院小女友,才能让林涛开学很有一段时间魂不守舍,整天闷闷不乐,只有去医学院串门时跟打了鸡血似的,林涛解释说是去见发小好朋友,舍友都不相信,直到一年多之后的一次聚餐,林涛生拉硬拽把秦明请来舍友才相信了不是女朋友,但这之后,三个舍友一致用“我懂的你不用解释了”的眼神看了林涛好几年。

林涛说起这件事的神情我不是很懂,像是在开玩笑,又有点沾沾自喜如数家珍的意思,要不是林涛有个宝宝,我还真以为这两人有一腿。

等等,就算林涛有个谁都没见过的宝宝,但这仍然阻止不了我多想,直觉告诉我不太正常,林涛跟秦明之间总是有种奇怪的氛围,说不上来是什么,但是无法让人忽略。

秦明作报告回来了,正坐在办公桌盯着我看呢,我有点方,这家伙不会有透视眼什么的吧,哎呀算了算了,保险起见,我还是赶紧关文档吧。

刚才微信上秦明发消息说林涛建议庆祝结案大家下班一起吃个饭,他坐在我对面为什么要在微信上说,当面讲很尴尬吗?

不好,他朝我走过来了,关文档关文档

评论(1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