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鲁葫芦皮

你想说什么

大宝的非官方报告(随缘4.0)

5月25日       星期六

    戚静静的案子已经忙活好几天了,今天仍是一团乱麻,明天也得继续访问取证,休息日什么的我还是别肖想了。算了,早办完早安心,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年纪轻轻的就遭遇这种事情,只要能尽早破案,累点也没什么。

    趁着这会睡不着,就继续完成我的记录大业。

    话说自从上次跟林涛聊过之后,我心里就搁下这么个事,开始不由自主地注意秦明跟林涛,他俩在之前看上去没什么异样的相处模式和一些小动作小细节,因为现在我心里有鬼,怎么看,怎么不对劲,看着看着就慢慢发觉这两人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的。 两个人之间的默契,还有那让人插不进去的眼神交流,林涛对秦明的各种了解,还有他对秦明傲娇病和龟毛症所表现出来的无底线包容,无条件妥协,好家伙,他们好的简直要不正常了。关系好归关系好,你们多年好基友是你们的事,但把我一个人晾在那,这就很尴尬了。

   上次写到秦明发微信通知我下班一起吃饭,结果林涛临走时接到薛定谔的宝宝打来的电话,对我俩说突然有点事,让我们先去点菜他随后跟上。

    而跟着秦明去餐厅的这段路上气氛肥肠尴尬,不知道大佬是不是因为林马仔的临时变卦而不爽,一路上都冷着张脸,虽然他平时也不苟言笑没表情,但是事实证明,学习林教授的《看懂秦明大佬心情—理论与实践》这门课程是有意义的,get到狗腿精髓的我凭借自己的卡姿兰小眼睛,通过大佬的日常冷脸表象中看出了他其实不开心的实质,不开心的大佬,很可怕。

    迷之沉默了一路,到了餐厅选好位置坐下后,仗着秦明点菜时表情语气的正常,我厚着脸皮搭了话。但直到菜上齐开吃,我仍在说单口相声,唯一的观众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因为秦明眼神一直有意无意往门口瞟,我心里有了点谱,故意问他吃不吃鸡腿,终于,他朝我看了了过来,抬眼盯着我,不说话。我早已免疫他那看智障的眼神,继续说“那一会儿给林涛留着吧”,果然!因为这句话,秦明的眼神有点松动,我再接再厉继续纠缠,逼得他终于说出“食不言寝不语是对消化系统的尊重”这样的怼人金句,我心里窃喜,肯搭理人了说明气消了,然而正当我盘算如何循循善诱让他继续怼我消气(我可不是林涛那种受虐狂,秦明心情好时杀伤力已经够强,他要是一直生着气,遭殃的可是我这样的无辜群众),林涛这个罪魁祸首乐颠颠地跑来了,还毫无自觉地打招呼,说什么“秦明愿意带你来就是把你当自家人看待”的这种把火往我身上引的话。

    Excuse me?你面前的那位从你一进来就开始转过脸去,没正眼瞅你一眼的自己人,他的不爽你没有察觉到吗?作为我研究秦大佬心情学的导师,林涛你居然犯这样的低级错误!简直是马仔学术界的大耻!我干巴巴的圆场起到了反作用,秦明开始盯着我看!赌气似的盯着我看!我有什么好看的!他再看我我就怀疑自己是不是长了痘痘了! 林涛啊!你是瞎的吗?秦明生你气你看不出来吗?我知道我圆场技能带错了,但你怎么可以说“他是有点变态的”这种找死的话!

    还好林涛福大命大,开始说起案子,谈话说到正事上,秦明也就不闹别扭了。不然我真害怕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次的吃饭我得到了一个结论,林涛是个二十三。
   
    围笑。

    时间回归到现在,这一周可能是水逆,日子过得比较坎坷,也是有不少嘈要吐。

    这次去案发现场是晚上11点,我从床上跳起来拎着大箱小箱就往警车里钻,还没坐稳当,旁边就凉飕飕的飘来一句“按照一个合格法医的标准,你已经迟到两分钟了”秦大仙人黑着张脸,不太爽的样子,不过也是,这么晚有行动,谁也不会太高兴,大晚上的不想被怼,我赶紧热脸贴冷屁股地谄媚:“我这不是,第一次紧急出警没经验嘛”,黑脸大神朝我瞅过来,我赶紧表态“绝对没有下次了” 听了这句话,他好像还算满意,转过头没再追究。 我觉得我已经是个废宝了,才一个月不到我已经变得不认识自己,我开始向林马仔看齐,成为了秦明真正意义上的跑腿小弟,委屈,心痛,屈辱……这些都没有,我的内心居然毫无波动。看来我被林涛的洗脑 洗得失去了灵魂,盒盒。

   

评论(1)

热度(32)